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娇妻肉宴

             序曲:娇妻的新婚肉宴
  今天是七夕,也是我和艺娟的新婚之夜,同是也是我开放娇妻肉体的盛宴。这个晚上,将会有三个男人一同享用我美艳娇妻的处女肉穴,而我,则在一边如实记地录下这整个过程,并在今后的日子一遍遍地回味这美妙的感觉。
  我和艺娟相识于毕业前的一年,那年我大四,她大三,一次图书馆的邂逅,让我们相识了对方,后来几次接触,我们的感情慢慢升温,渐渐发展成恋情。毕业后,我在本地创业,开了家小公司,为别人做外包程序,刚开始由于初入行,事业几经挫折,家里能投入的钱都投了个精光,而她毕业后则和我一起奋斗。
  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守着空荡荡的办公室,一起咽咸菜配饭,我们四处奔波到处拉业务,没日没夜,昏天黑地。慢慢地,我们事业进入正轨,经过三年的发展,公司越做越大,至今已有上百名员工。期间,我们这对患难夫妻的感情也持续升温,马上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终于在今年的七夕,我们遍邀了亲朋好友,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而今晚的娇妻肉宴,则缘自于我们民族的一个奇特婚俗:处女娇妻的肉体在新婚之夜让多少男人享用,家庭就能幸福美满多少年。按族里的风俗,取三三之数,也就是说,在新婚夜里,至少要让三个男人肆意玩弄我老婆的肉体,我们的幸福才能绵延至永远。而这也是在我们谈恋爱的过程中,我始终没有占据她肉体的原因,因为她的处女穴,我要留着在新婚之夜遍邀别的男人来品尝。
  当我们谈婚论嫁的时候,娟始终无法接受这个风俗,后来还是我神通广大的老妈出马,用自己的切身体会不断给她做思想工作,她才勉强接受。事实上,因为这条族规的规定,我们这一族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淫妻瘾,我自然也不例外,因此,对这一天,我内心甚至有些小期待。
  按照族规,娇妻肉宴的场地必须在婚房之内,这就限制了我们不可能乱找素不相识的男人过来。而这种事情也是耻于见人的,我们族人因为这一风俗,人口百年间不断减少,同族的在国内极为稀少,也不好找。最终费尽周折,我们才凑齐三人之数。
  周正雄,程序员,也是我们公司的标准宅男,目前只有24岁,毕业后就一直呆在我们公司,和公司一起发展壮大。因为他的宅男属性,性格内向、不擅言谈,所以至今仍没有女朋友,每日只能对着电脑撸,这是娟物色的人选。
  老鬼,30来岁,仪表堂堂,有家室,生了一对儿女,是一个长期溷迹于夜店的淫棍,擅长玩弄女人。业务关系认识的,数年交往,人品可靠。
  大标,普通上班族,有家室在京工作,偶尔来渝一趟,也是相识数年之久。
  婚礼过后,我和娟静静的坐在新房中,娟紧张的坐立不定,我握着她的手,轻声安抚她。终于,敲门声响起,我让娟去开门,她紧张得迈不开步,我用眼睛给她鼓励,她才磨磨趁蹭蹭的去开门。当他们三人进来的时候,娟连忙跑回我怀里,脑袋埋在我怀中,头都不敢抬。
  我又拍拍娟的香肩,安抚了她一阵,起来给他们泡茶。我们喝完茶,又聊了会,老鬼和大标的眼睛开始不停地往我老婆身上转。婚礼刚过,娟穿着大红的出门服,类似旗袍的款式让她的胸部高高耸起,坐下后,雪白的大腿更是露出一大半,而他们的眼神也次次不离她的胸和腿。老婆给他们瞧得满脸羞红,头越低越下,差点顶到胸口。
  还是老鬼久经考验,开口打破这僵局:「嫂子,你看,不早了,要不我们开始吧?」大标也在一旁帮腔,只有小周仍很紧张。
  老婆差得不敢回话,我连道:「好好好。」带着他们三人进入婚房。
  进入婚房,老婆双腿并拢坐到床沿,手紧紧的拧着,放在大腿上。老鬼和大标则一人一边坐在她旁边,只有小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干着急。我则忙着摆弄DV,准备录下全程。
  一切准备就绪,按流程,我必须在他们三个男人中选出一人为老婆破处。但我刚一开口,老鬼和大标就急着自我推荐,纷纷表示想光荣的成为为我老婆破处的第一人。我看老婆仍紧张的坐在那,遂道:「老婆,你先把衣服脱了吧!放开点,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
  事实上,我知道娟很难放开,除了小周外,老鬼和大标对她都是陌生人,要她在两个陌生男人和一个日常同事面前脱光衣服,露出未尝示人的处女肉穴任他们玩弄,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现……现在脱……吗?」老婆因为紧张,声音都有点沙哑。
  「嗯,反正早晚也要脱的,脱吧!」我又鼓励她。



上一篇:新婚小娇妻 下一篇: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