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将军的秘书

2007年11月,深秋,卫国国家宴会中心正举行一场狂欢,为了庆祝该
国的元老级人物卢将军荣升4星上将,首相决定在这里举行一个正装晚宴。众多
重量级人物悉数出席,包括首相、市长、各部门政要还有许多达官贵人,保安工
作要非常严密,宴会中心门口,荷枪实弹的守卫在门口严阵以待,所有宾客都要
经过金属探测器的检查,无论你是警察总局的爱吃探长还是首富的金牌保镖,一律不
许携带武器进入会场。

  庆祝会的主角是在该国的建国史上功勋显赫的卢显群将军,年轻的时候参加
过印支半岛和远东地区的战争,立下无数战功,被破格提拔为3星将军,后来在
国防部,又因其管理上的才能,到了56岁,终于被提升为4星上将。虽然已年
届56,但是卢将军仍然在多年的战争锤炼中保持了一副好身材,同时他还是自
由搏击的高手。

  没等晚宴开始,已经不时有人过来敬酒,祝贺卢将军荣升,卢将军以前很少
一次喝很多酒,所以感到有点醉醺醺的,但是军人的敏锐感觉告诉他,不远处有
个黑衣侍应一直在往他这个方向窥探,似乎在偷偷监视着他,当他们四目对视,
侍应马上把视线移开,疾步往厨房的方向走去,将军感到这个人有点面生,于是
也跟着追了过去,其他人都没有留意到这个微小的突发事件,坐在将军旁边的他
的秘书感到将军的举动有点异常,于是就跟了上去。

  卢将军的秘书叫做李娟,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单身女人,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
狂,平时言语不多,其实人长得还算挺标致,散发着一种冷艳的美,其他人对她
的了解并不多,但卢将军的起居饮食都是她一手打点的。今天晚上她穿了一件黑
色晚装,一条蓝色的开叉短裙,渔网丝袜和一双尖头高跟鞋,更显出她身材不错。

  话说回将军快步就要追上那位举止古怪的侍应,侍应一转身进了楼梯间,卢
将军仗着自己身手了得,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当他一推开楼梯间的门,迎面一
个盘子飞过来,卢将军措手不及被盘子击中喉咙,马上痛苦地捂着喉咙,发不出
声音,踉跄后退了几步,黑衣侍应马上疾步冲上来,飞身一脚冲踢踹中卢将军的
小腹,卢将军闷哼一声,弯腰护痛。一瞬间高下立分,并不是卢将军身手已经不
如当年了,而是黑衣侍应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俨然是一个技击高手。

  随后赶来的李娟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侍应从腰间拔出
一把餐刀,向着卢将军后颈部刺过去,只听到叮的一声,餐刀应声落地,原来是
李娟在急忙中,用文件夹击中了黑衣侍应拿刀的手腕,黑衣侍应发现旁边突然来
了一个搞局的女人,打量了一下蹲在地上一时三刻恢复不过来的卢将军,眼珠子
一转,决定还是先搞定这个麻烦的女人。

  黑衣侍应不愧是个技击高手,右拳虎虎生风,直往李娟的头部打过去,谁知
道他快李娟更快,黑衣侍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力拔千钧的直拳,居
然被眼前这个弱质女流轻描淡写地闪开了,他暗叫一声不好,心知李娟并非等闲
之辈。

  而这时自己的罩门都暴露了出来,还没等他来得及细想,下身要害已经传来
一阵剧痛,被李娟刀子般的尖头高跟鞋踢中了下阴,然而李娟这招是个二连击,
鞋尖踢中下阴后,紧接着鞋跟往前一送,又重重戳在黑衣侍应的蛋蛋上,黑衣侍
应的要害连遭重击,惨叫一声踉跄蹬蹬后退几步,只感到下腹的痛楚一阵阵袭来,
耳朵嗡嗡直叫,胸口一阵翻腾,直想呕吐。

  饶是黑衣侍应受过严格训练,才能挺得住这两下要害重击,换作一般的男子,
早已倒地不起了。隐约中他看到李娟向他急冲过来,他马上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但是现在的他速度已经严重慢下来,还没作出反抗,又被李娟冲上来一个侧踢踹
中腹部,整个人被踢飞出去,重重地撞在楼梯间的门上,捂着腹部,嘴里发出呜
呜的声音。

  李娟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上前双手抱着黑衣侍应的后颈,嘴巴贴在他的耳
边小声地说:「遇到我是你最大的不幸!」说罢,猛提膝盖,顶在黑衣侍应的胯
下,黑衣侍应哪里还能承受这样的打击,嗷嗷直叫,倒在地上,整个人抱成一团。

  李娟没有给他任何反败为胜的机会,双手拉起黑衣侍应的双脚,往两边分开,
然后用尖锐的鞋跟猛踩在黑衣侍应的两腿中间,已经处于半晕厥状态的侍应被猛
烈的剧痛唤醒,发出鬼哭狼嚎,整个人坐起来双手握着李娟的高跟鞋,企图从她
的折磨中逃离,可是李娟踩在他裆部的高跟鞋猛地一个旋转,侍应再次嗷嗷惨叫,
然后两眼一翻,反身往后倒去,后脑勺重重撞在地上,晕死过去。李娟这时才满
意地把脚移开,可怜黑衣侍应的裤子已经染满了献血。

  这时候其他人听到骚动才匆匆赶来,而卢将军一肚子气没地方出,只好找保
安负责人出气——两个耳光已经算便宜了,如果在军队里面他早该拖出去枪毙了。

  卢将军自己呢,已经没什么大碍,毕竟骨架子很硬,倒是对日夜相对的这位
熟悉又陌生的秘书刮目相看:「小李,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留有一手呢?」

  李娟笑着说:「将军,您知道我以前在情报局呆过,在那里他们会教给我们
这些弱质女流一些防身自卫术,还有其他一些效率比较高的武术。而且我听您说,
在这个国家里有一些我们的敌人,我可以担任一些政府内部的情报任务,因为通
常人们都会因为外表而低估像我这样的弱质女流,因而我们进行任务起来就得心
应手了。」

  李娟弯了弯高跟鞋的脚尖,把将军的注意力引到了这双尖的吓人的黑色光亮
高跟鞋上面,继续介绍:「而这双高跟鞋是我的致命武器,我在情报局的时候经
常与女同事们交换在高跟鞋作为武器这方面的心得,然后我们的结论就是尖头细
跟的高跟鞋,既是致命的武器,也可以很好保护自己的脚,当然另外一个不错的
武器是长筒的高跟靴子,但是靴子的锋芒太露,有些心虚的男人看到就已经害怕
了。」

  将军吞了一口口水,说:「这个我赞成。」

  「将军,告诉你一个有趣的事。刚才过安检的时候,保安就在注意我这双鞋,
他说这双鞋看样子可以用来伤人,他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你看,又尖又硬的
鞋尖是对付男人最有效的武器,只要用它在适当的部位踢上一脚,即使强壮如将
军您这样的男人,也会马上应声倒地的。

  而且我还悟出了几招对男人重要部位连续打击的招数,今晚那位刺客先生很
不幸地成为了第一招二连击的测试对象,那招踢中了我就知道我赢定了,那一下
子让他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接着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将军听到这里,下面居然有了反应,不知为何,他有点希望被女秘书踢要害
的是自己而不是刺客。他拍拍李娟的肩膀,说:「小李,干得好,有机会我也要
找你切磋一下。」

  李娟格格笑着说:「将军,我建议你最好把护裆戴上,不然你恐怖不是我的
对手哦,哈哈。」

  上回讲到将军的盛宴里竟然有个伪装成侍应的刺客欲对将军不利,幸好将军
的贴身秘书李娟及时赶到,几招打趴刺客,救了将军一命。卢将军对李娟崇敬不
已,完全被李娟征服了。第二天,李娟来到关押犯人的审讯室,负责审讯的同志
已经对刺客进行了一夜一天的审讯了,但是连一丁点有用的信息都审不出来。李
娟自告奋勇:「审讯这个活我以前还是学过一点的,让我进去跟他聊聊吧。」

  李娟现在是将军身边的大红人,其实警卫都不敢得罪她,既然她要插手,就
只好让她去。李娟进去,看到刺客被拷着双手和双脚,坐在审讯椅上。李娟让其
他警卫先出去:「给我一个小时时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进来。」看到警卫出
去了,刺客突然站起来,对李娟说:「臭三八,昨天我是一时大意让你偷袭了,
有种你解开我,咱们再切磋切磋。」

  李娟二话不说,突然飞起一脚踢在了刺客的裆部,今天李娟穿了一条黑色的
牛仔长裤,但脚上仍然是那尖尖的高跟鞋,踢中裆部可不是说笑的,刺客马上乖
乖坐回座位,神情非常痛苦,由于双手被拷,他无法用手舒缓一下要害部位的痛
楚,只能闭上双眼咬着牙关,强忍着不让自己叫痛。

  李娟一把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拉起来,正视着他说:「你现在有什么资
本跟我讨价还价?」,说完,李娟用鞋跟往刺客已经痛楚难忍的要害位置猛踩下
去,刺客此刻坐在椅子上,无法挪动,任李娟的鞋跟在上面踩了一下、两下、三
下……踩了几下,刺客终于受不住痛楚,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同时,他的裤裆
里已经泛出了一丝丝红色。

  李娟踩够了,再狠狠用膝盖砸在刺客的裤裆里,刺客再次闷哼一声,整个人
站了起来,一下摔倒在地上,弓成一个虾米一样,痛苦地呻吟着。李娟索性把刺
客的裤子内裤退下来,然后用自己尖锐的鞋跟刺刺客的蛋蛋,几次鞋跟都从蛋蛋
上滑了下来,但是这样的动作足以让刺客痛得死去活来,汗水、泪水、鼻涕直冒。

  终于李娟的鞋跟有一次成功地俘获了刺客的一只蛋蛋,李娟微微向下一用力,
刺客马上痛得直求饶。李娟知道刺客已经彻底崩溃了,她轻描淡写的说:「你知
道的,只要我继续向下施加压力,你这辈子就别想再做男人了,说还是不说,自
己看着办吧。」

  强烈的痛楚和巨大的羞辱感让刺客彻底认输了,李娟轻易得到了她想要的信
息。「原来是她?」她虽然相信刺客已经不敢说谎,但是这个人还是出乎她的意
料。于是,她打算连夜去跟将军汇报。来到将军的住所,将军不在那里,一问警
卫员,才知道,原来梁副官来找将军出去喝酒了。

  警卫员原来不肯说出将军的下落,在李娟的一再追问下,警卫员终于说了,
原来将军和梁副官去了市郊一个酒吧,这是一个充满色情和犯罪的酒吧。李娟听
了忍不住跺了跺脚说:「将军怎么可以去那种危险的地方,还不带警卫?」

  警卫员说:「梁副官说,有他在就不用警卫了。」李娟当然不放心,于是她
马上打了个的士,赶往这个酒吧。这边再说卢将军,这天晚上,梁副官来找卢将
军去喝酒,梁副官是负责保安工作的,此前出了这种事,梁副官那是如坐针毡,
这晚就马上来找卢将军出去喝酒寻欢,这种酒吧里,基本不会有人认得他们,可
以尽情享乐。

  卢将军和梁副官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T台上各色表演模特的舞姿,渐渐两
人都喝得有点醉醺醺。卢将军虽然有点醉意,但是多年的经验让他有着时刻保持
三分清醒的习惯。当他看着台上身材劲爆的跳舞女郎入了神,回头一看,不见了
梁副官的踪影,卢将军四处张望,发现梁副官拿着酒吧,在拦着一个刚跳完舞的
兔子服女郎聊天,这小子见到美女就过去搭讪了,距离太远,听不到他们在说什
么,但说着说着,梁副官的手不老实的向对方胸部摸去,就在这时,兔子服女郎
忽然抬脚,猛的踢在了梁副官的胯下。卢将军看得真切,兔子服女郎穿的是尖头
的高跟鞋,踢在男人的那里,任你是多强壮的男人都吃不消。

  果然,梁副官立刻扔掉了酒杯,啪的伏在地上,嘴里发出狗一样的叫声。卢
将军看梁副官被打,非常生气,他大踏步奔过去,一下掐住女郎的脖子把她按在
墙上,说:「臭女人,你怎么能踢那里!」女郎马上被他掐的无法呼吸,脸上红
得像猪肝,眼看就要晕过去。就在这时,卢将军忽然感觉自己裆部被人从后面踢
了一脚,那是一只坚硬的皮靴,下身一阵剧痛强烈传来,但卢将军仍然紧紧掐住
前面女郎的脖子,说时迟那时快,后面又是一脚,那里始终是男人的要害,第二
下重击让卢将军几乎窒息,马上放开兔子服女郎,双手紧紧捂住裆部,弯下腰,
痛得直冒汗。

  兔子服女郎被卢将军掐的快断气,这时一阵咳嗽,不断深呼吸,过了好久才
缓过气来。但卢将军还没能从之前的痛楚中恢复过来,兔子服一把掐住卢将军的
脖子,一甩身,也没怎么用力,卢将军整个人就被她摔倒墙上,兔子服一只手掐
住卢将军脖子,把他按在墙上,下面猛抬膝盖,连续撞在卢将军的胯下,一下,
两下,三下……足足撞了五六下,接着她稍稍退后,再狠狠一个冲顶,膝盖再一
次撞在卢将军的要害上。卢将军马上捂着裤裆,缓缓蹲下。「噢吼……呜呜」下
身的剧痛让卢将军也忍不住呻吟着。

  这时刚才穿皮靴从后面偷袭的女郎上来抓住卢将军的双脚向上分开,然后一
脚就往他两腿中间踩下去,卢将军痛得又是一声惨叫。这时他才看清楚这个女人,
本来是美人一个,但是样子实在凶神恶煞,她穿着灰色大衣,黑色超短裙,短得
露出长长的黑丝美腿,脚穿一双中筒的高跟皮靴,鞋跟足有10厘米,更像一根
针,刚被踩中的地方,现在好像火烧一样,痛得都有点麻痹了。这时皮靴女郎仍
抓着卢将军的双脚,一个高抬腿,接着好像刀子一样往下劈,皮靴重重劈在了卢
将军的裆部!

  「噢……」卢将军立刻捂着裆部整个人弓着身体,强烈地咳嗽着,刚喝的酒
吐了一地。他简直不能相信这些女郎会使出这么恶毒的招数,剧烈的痛楚中,他
开始意识到,对方绝对不是一般的舞女,从刚才皮靴女郎的招式和脚力,从她的
站姿,卢将军都可以看出,她绝对是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她仅仅是这里的保镖?
还是另有目的?卢将军一时也看不出。这时,两个女郎注意到,刚才被兔子服放
倒的梁副官缓缓向着门口方向爬过去,皮靴女郎冷笑几声,几步迅速冲上去,照
着梁副官的后脑狠狠踹了过去,皮靴重重踹在他后脑上,梁副官马上双手捂着脑
袋痛苦地呻吟着。

  皮靴女郎冷冷地抓住他一只脚,高高抬起,然后挥舞美腿,扑扑扑,闪电般
往梁副官的胯下部位猛踢了三脚,梁副官立刻发出一些杀猪般的嚎叫,就一动不
动瘫在原地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皮靴女郎发出一声尖叫,兔子服女郎看过去,只见皮靴
女郎捂着下身坐在一张吧凳上,神情痛苦,她身前多了一名女子,这么女子穿着
豹纹紧身衣,黑色牛仔长裤,脚蹬黑色漆皮高跟鞋,不是别人,正是匆匆赶来的
李娟。

  原来李娟来到发现卢将军被打,马上冲上去飞起一脚踢中了皮靴女郎的裆部,
皮靴女郎没想到这名女子会突然偷袭自己,猝不及防被踢中要害,李娟的高跟鞋
尖头深入了皮靴女郎的短裙里,皮靴女郎哪里受得了这一下,马上尖叫一声捂着
裆部一屁股坐在吧凳上直呻吟。

  但是兔子服迅速过来帮忙,她没有直接跑过去,而是双手按着一张桌子的台
面一跃而起,在空中翻了一个美妙的空翻之后,向着李娟双飞脚踹下去,结实踹
在了李娟的腰部。李娟哪里想到忽然会有一个人从天而降,毫无准备地被踹得踉
跄往前几步,刚好来到皮靴女郎面前,皮靴女郎看得清清楚楚,哪会轻易放过李
娟,她仍旧坐着,看准李娟的来势,借着李娟往前冲的势头,嗖的踹出一脚,用
尖锐如刀的鞋跟狠狠地戳了李娟牛仔裤的裤裆一下。

  「唔……哦……」李娟痛得直叫唤。皮靴女郎站起来,拉着李娟的双手,有
力的双腿一下夹住了李娟的头部,李娟头部被夹,双手被扭在身后,完全无法反
抗,只能叉开双腿保持平衡,但是后面还有一个致命的兔子服女郎。兔子服女郎
看李娟被皮靴女郎控制住,她不紧不慢的走过去,用屁股对着李娟的屁股,然后
算准位置,狠狠来了一个后撩踢,可怜李娟还没弄清楚什么回事,胯下就被兔子
服的鞋跟狠踢一脚,痛得她眼冒金星,接着,兔子服连续后踢,噗噗又是两下正
中李娟胯下。三下之后,皮靴女才放开李娟,任由她在地上哀嚎打滚。

  李娟以前训练的时候,受伤也是家常便饭,但是哪里试过这样的羞辱和这样
的痛楚,此刻只能在地上滚来滚去,希望下身的痛楚能稍稍减退,她知道下身对
于女人也是要害,如果再让这两个疯女人踢上几脚的话,她一定会受不了晕过去
的。

  所以当兔子服的高跟鞋再次往自己下身踩下来的时候,李娟奋力一脚先把兔
子服扫倒在地上,然后顺势一滚,在避开皮靴女郎的攻击同时站了起来,李娟这
几下的反击实在是快,让两个以为稳操胜券的女郎措手不及,当皮靴女郎还没反
应过来,李娟已经一跃而起,高跟鞋重重踩在兔子服女郎的裆部。这次到兔子服
女郎惨叫着满地打滚了,这一下重重伤了兔子服女郎的要害,看样子她是暂时起
不来了。这时,就剩李娟和皮靴女郎一对一。

  但是刚才的几下动作,让李娟直喘气,皮靴女知道不能让李娟缓过气来,马
上逼近,一拳直取李娟胸部,李娟以进为退,抬脚就踢皮靴女的胯下,把她逼开
一步,然后她一个箭步上前迅速再踢出一脚,本来这时李娟的杀手锏,这么近的
距离,对方一定无法避开她这么快的一脚,但是裆部的剧痛忽然传来,让李娟的
踢腿威力严重下降,轻松被皮靴女郎强有力的大腿紧紧夹住,皮靴女接着一个重
拳砸在李娟的膝盖上,「啊……」李娟惨叫一声,膝盖受了重创,一瘸一瘸的后
退。

  皮靴女紧逼过来,一个双风灌耳,双手划掌,分别击中李娟的双耳,人的双
耳也是一个要害,不用多大力气就让李娟头晕目眩,用手捂着耳朵。皮靴女看准
机会,又是一脚猛踢李娟裆部,让李娟弯腰护痛,最后一脚踹在李娟的下巴上,
李娟惨被踹得飞出几米,重重摔在地上,半晕过去。

  皮靴女走过来,重重一脚踩在李娟的裆部,「噢!」李娟又再惨叫着,整个
上身弹起来,皮靴女一个膝顶,撞在李娟脸上,让她晕了过去。解决了李娟之后,
皮靴女让人把卢将军和李娟关起来,却把梁副官放走了。她说:「回去告诉你们
的人,将军在我们手上,想要他活命就别轻举妄动!」

  上回说到,将军和秘书李娟均不是两位酒吧女的对手,被人抓了起来,送到
了郊外一处隐秘的别墅里。两人被她们用手铐把双手拷在身后,扔到了别墅的地
下室里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下室的大门打开,进来了三个女子,左右两边正是刚才
两位酒吧女郎,而中间一个女子显得更加高挑,穿一件黑色小西服,一条蓝色磨
白牛仔裤,黑色高跟鞋。这位女子估计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卢将军上下打量了一
番,印象中并不认识这名女子,但李娟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她叫钰彤,认识她
的人不多,但她的母亲柳梅女士则不一样了,柳梅是大名鼎鼎的巨力集团董事长,
这位钰彤小姐就是她唯一的掌上明珠。

  这个巨力集团是军方最大的武器提供商,而这么一个与军方关系密切的集团
由一位女性掌舵,本身就极具神秘色彩,而钰彤小姐的身世也是一个谜,因为从
来没人见过她的爸爸——董事长的丈夫。李娟正在心里盘算着是否戳穿对方的身
份时,卢将军已经发话了。「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知不知道袭击和囚禁国家高级
军官是什么罪名?真是不知死活!知趣的赶紧放了我们,我还可以考虑不追究。」

  「哈哈……」众女子还以一阵冷笑。钰彤冷笑着说:「我知道你是谁啊,我
怕得要死呢!」卢将军见恐吓行不通,又对钰彤说:「因为你们偷袭,仗着人多,
我才会落在你们手上,有本事的你来跟老子单挑!」

  钰彤想了想说:「本来你根本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但今天本小姐给个机会
你,好让你瞑目。」于是钰彤让两名女子解开了将军的手铐,并吩咐她们不许帮
忙,接着就要跟将军单挑了。李娟对这位钰彤小姐的底细不了解,但是将军应付
一名弱女子应该还是有把握的,她盯着钰彤的高跟鞋,那是一双尖头细跟的高跟
鞋,看样子非常硬,与自己平常穿的比较类似,于是李娟小声的叮嘱将军:「将
军务必要小心她的高跟鞋,被这种鞋子踢中裆部轻则疼痛难忍,重则性命堪忧。」

  卢将军大声叫道:「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快快报上名来,等老子代你老爸教
训一下你,等你如此嚣张。」钰彤听到之后咬牙切齿:「老家伙,告诉你也无妨,
姑奶奶我叫柳钰彤,给你姑奶奶记好了,不然到了黄泉路上还不知道你姑奶奶的
名字。」

  卢将军说:「哈,看不出嘴巴还挺横,等一下不要哭着求饶就行!」钰彤回
道:「徒手的男的,没有一个打得过我,不信可以来试试。」将军被她激怒了,
踏步上前,站稳马步,拳拳生风,向着钰彤的脸挥去,可是每次都被钰彤轻松避
开。

  于是将军改用快拳,步步进逼,试图把钰彤逼向死胡同,进逼的同时,将军
牢记着李娟的提醒,他时刻不忘盯着钰彤的高跟鞋,他也很清楚被这样的高跟鞋
踢中裆部要害的严重后果,所以他微微侧身以保护自己的裆部要害。

  将军继续加快着拳速,钰彤渐渐不能靠躲闪,偶尔也要硬接将军的快拳,但
是快拳对她又没有造成多少伤害,终于将军成功把钰彤逼到了角落里,这时将军
已经有点气喘,看到钰彤避无可避,将军急于求胜,贸然使出势大力沉的一拳,
直取对方面门,这一拳打结实了,估计钰彤绝对捱不住,但这样也使他左边完全
暴露出来,钰彤看样子是受过严格的格斗训练,临危不惧,闪电般横着扫出一脚,
将军的拳头还没打着她,她的脚已经结实地扫中了将军的左肋。

  「喔……」将军被踢出一米远,噗的一下子吐了一口黄水,捂着左肋半蹲在
地上,直喘气,这一脚实在霸道!钰彤没有给将军喘息的时间,一个箭步上前,
左手抓着将军的头发,右膝向着他脸部飞顶过去,将军毕竟身经百战,身体硬生
生向后一拖,避开了钰彤的膝锋,同时右手一个重勾拳,击中了钰彤的脸。

  「呜……」钰彤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捂着被打痛的脸,眼泪直
流。卢将军上前一脚踹向钰彤,地上的钰彤无法闪躲,只好用手护着,被将军一
脚踹飞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停下来,样子非常狼狈。钰彤挣扎着勉强地从
地上站了起来,但没等她站稳,将军再次攻近,钰彤只好用手抵挡将军的重拳,
结果又被将军打得连连后退。

  将军乘胜追击,犹如豹子在追逐自己的猎物一样,猛追上去,嘴里大叫着:
「认命吧!」,铁拳再次向钰彤挥去。但钰彤可并不是温纯的兔子,将军距离她
还有一段距离,钰彤看准了将军的来势,冷不防使出一招驴子后踢,钰彤的长腿
当然比将军的拳头攻击的距离要远得多,将军的拳头还没来得及挥出,中门大开
的他却被钰彤那尖锐的鞋跟重重踹中了两腿中间的命根!将军暗叫不好,脑袋里
刚闪过要躲闪的念头,下身一阵强烈的剧痛已经迅速传来!「噢……」卢将军痛
得直叫,捂着裆部无力的弯腰蹲下。

  钰彤上前,抱住将军的头把他拉起来,砰砰砰三声,膝盖猛撞了卢将军早已
受伤的裆部要害三下!卢将军被她撞得剧痛难忍,眼睛发黑,只能捂着裆部紧紧
夹着双脚,已无力反抗。钰彤握紧拳头,一击漂亮的右勾拳,回敬了将军一下,
这一拳也够厉害,壮硕的将军都被她打得飞出老远。将军躺在地上,但双手仍旧
紧紧捂着裤裆,嘴里哼叫着:「呜呜……我的蛋蛋……」钰彤冷笑着说:「我早
说过了,徒手的男的,没有打得过我的!你们男人都有要害吧。」

  可是将军只是在地上躺了一会,就爬了起来,钰彤看他起来了,忽然逼近,
嘴里叫着:「给我趴下」,接着一记上勾拳直取将军的下巴,将军一甩头避开,
转身回敬了钰彤一巴掌,刮得钰彤眼冒金星,钰彤发火了,变拳为爪,猛抓将军
面门,将军又甩头避开,接着再次一巴掌反击钰彤,这次钰彤没有中招了,一下
闪开了这一巴掌,同时她的左手好像灵蛇吐信一样,紧紧握住了将军手掌的尾指,
用力一掰——惨叫声马上从将军嘴里发出。将军捂着受伤的尾指,连忙后退。钰
彤进逼上来,将军勉强挥出一记直拳,可是钰彤向幽灵一样闪开,一脚踹中了将
军的膝关节,将军又捂着膝盖向后连连后退。

  李娟这时看的焦虑万分,她发现将军的速度明显的下降了,本来按照将军的
体能加上多年训练的结果,不应该这么快就体能下降的。李娟有所不知,刚才钰
彤那招致命的后踢腿对将军的裆部要害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加上三下凌厉的膝撞,
换左普通人早已倒地不起了,以致接下来将军的裆部一直隐隐作痛,影响了他的
体能和速度。可是李娟双手被拷,两边还有对方的人看着,也只能干着急,眼睁
睁看着钰彤继续折磨将军。

  钰彤在避开将军笨拙的攻击同时,高跟鞋再次踩向了将军另一边的膝盖,卢
将军两个膝盖同时受创,行动不便,又被钰彤一记旋风腿重击在头部,整个人飞
起来重重摔在地上。看着地上一动不能动的将军,钰彤走上来,残忍地抬起高跟
鞋又狠狠踩在了将军两腿中间!「啊……」

  将军沙哑地惨叫着,整个人像个虾米一样,上身扭曲地弓身弹了起来,双手
紧紧抱着钰彤的牛仔裤,可是钰彤丝毫不留情,抬膝对着将军的头部撞去,将军
被撞翻在地。钰彤整个人顺势胯骑在将军身上,左手掐住将军的喉咙,右手探进
了将军的裤裆,一边说:「徒手的男的,没有打得过我的,认输吧老家伙!」说
罢右手突然施力。「呜呜……」将军被她捏着蛋蛋,痛得惨叫连连,无奈喉咙受
制,猛力挣扎也无法挣脱钰彤的魔爪,蛋蛋的痛楚却越来越强烈,渐渐地将军痛
得快要休克过去了,只好开口向这位心狠手辣的美女求饶:「噢……痛啊……我
认输了。停、停……」

  钰彤这才满意的站了起来,将军马上用手紧紧捂着裆部,缩成一团。看到将
军趴在地上,两腿中间位置已经明显肿了起来,双手也遮不住了,钰彤忽然生出
一个坏主意,看准了将军两腿中间,她再次抬脚往那里猛踢了几脚,高跟鞋的尖
头狠狠地吻了将军的手指和裆部几下,将军再次痛得满地打滚。钰彤再次重复着
她的名言:「徒手的男的,没有打得过我的,说过了吧!」李娟看将军被钰彤这
位女魔头如此折磨,愤怒异常。她对着钰彤大叫起来:「我是女的,我可以打赢
你!有本事来跟我单挑!」

  钰彤回头看着她,慢慢走近,嘴里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然后没有理她,回
头想走。李娟继续挑衅她:「我看你是不敢……」李娟话还没说完,钰彤忽然回
身飞起一脚,重重踢在了李娟的裤裆里。李娟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钰彤的来势,已
经被踢中了裆部,这一脚势大力沉,李娟整个人被踢得飞了起来,又像烂泥一样
啪的一下摔在地上。

  李娟感觉裆部好像被打了一棍,痛得她在地上两脚乱蹬,被手铐铐住的双手
不断地试图挣开手铐,手腕上已经勒出了血痕。钰彤冷冷地说:「就凭你?有什
么资格跟我说话?」说完,她冷笑着离开了地下室,临走吩咐两位女郎把将军和
李娟绑起来听候发落。钰彤走了之后,两名女郎准备上去把倒地不起的将军拉起
来绑在墙上,李娟知道此时正是敌人防范最薄弱的时候,也是逃脱的最佳时机,
她偷偷把脚缩起来,成功把双手从身后移到身前,然后偷偷起来蹑手蹑脚向着二
女走了上去,二女郎正背对着她,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李娟。

  李娟接近二女,她看准了皮靴女的两腿中间,猛力飞起一脚,这一脚李娟是
用足了十成力气,高跟鞋的尖头从裙底踢入,没有遇到多少抵抗,就整个没入了
皮靴女的下阴里面,李娟可以感觉到高跟鞋长驱直入,陷入了一个柔软的地带,
当李娟的高跟鞋抽出之时,鞋尖上已经沾满了血迹,皮靴女郎则怪叫一声,马上
捂着下阴跪在地上,小便失禁。兔子女郎被李娟的偷袭吓了一跳,李娟趁她发懵
的时机,冲上去一把抱住她的头,顺势用手铐的锁链勒住她的后颈,把她猛拉到
身前。

  兔子女郎刚才虽然稍稍分神,但是她立刻反应过来,趁李娟把她拉近之势,
抬膝对着李娟的裆部连撞两下。李娟还没攻击,却以遭到兔女郎的两下致命要害
攻击,痛得直冒汗,但此时的她发了狠,强忍着裆部的剧痛,用力一甩把兔女郎
甩向一边,以免继续受到她的膝盖攻击。

  兔子女郎力气不如李娟,虽然也死命与李娟扭打,但是很快被李娟甩在墙上,
李娟压制住兔女郎,迅速还以颜色,施展绝户撩阴顶,连续用膝盖撞击兔女郎的
裆部,兔女郎也不甘示弱,反磕李娟的小腹和裆部。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互相狠毒地攻击对方要害,但是处于暴走状态的李娟
力气明显比兔女郎要大很多,而且李娟穿着厚实的牛仔裤,攻击力和防御力都明
显优于对方那柔软的兔子服,故此几下之后,兔女郎已经惨叫连连,两脚发软,
已无力还击,李娟则依旧勇猛,趁机再用膝盖对着兔女郎的裆部往死里磕,砰砰
几下闷响之后,兔女郎已是口吐白沫不支倒地。

  李娟打倒了二女,扶起一瘸一拐的卢将军,逃出地下室往大门一步一步撤离。
幸好别墅里外完全没有戒备,正当他们快要走出大门的时候,钰彤已经追出来了,
她听到了地下室的打斗声,回去一看发现他们已经逃脱,赶紧紧追出来。李娟看
着一瘸一拐的将军,说:「将军,你赶紧走,这里让我来顶住!」卢将军说了句:
「小李你务必小心,万一被抓,千万要保存自己,我会派人来救你的。」然后就
从大门逃出。

  钰彤这时已经冲到面前,想要抓将军,但被李娟挡住去路。钰彤怪叫一声:
「臭婊子,去死吧!」接着闪电般飞起一脚,直取李娟的下阴要害,这一脚实在
太快了,幸好李娟早已预料到她有此一招,马上用双手一挡,锵的一声响,李娟
用手铐的锁链挡住了钰彤的撩阴腿,接着迅速对着钰彤的下阴反踢一脚,钰彤踢
到了铁链,脚趾生痛,反被李娟踢中下阴要害,闷哼一声,捂着裆部连忙后退。
李娟冷笑道:「知道什么是痛的滋味了吧?」

  钰彤两眼放光,狠狠地咒骂到:「臭女人,敢踢我的小妹妹?我要让你后悔。」
李娟不再说话,趁钰彤仍未恢复,上前攻击。这时忽然从一个房间里冲出了另一
名女子,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女仆装束,脚上穿白色网袜白色高跟鞋。女仆拿拖
把当棍子,一棍打过来,李娟故技重施,用手铐链挡住了拖把棍,手腕一转,链
子紧紧缠住了拖把柄,顺势一脚踹中女仆的肚子,女仆哦的一声,放开拖把,捂
着肚子颓然蹲在地上。李娟把拖把夺到手,用作武器,看到钰彤刚刚站起来,李
娟用拖把棍往她的裆部戳了一下,钰彤惨叫一声,重新跪在地上。

  李娟扔掉拖把,上去抓住钰彤的长发,把她的头拉起,看着钰彤的脸说:
「告诉过你我不是好惹的,让你知道什么是痛不欲生!」说完就抬起脚要踢向她
两腿中间,可是脚刚抬起,忽然被人从后面拉住,李娟一看,原来是地上的女仆
抓住了她的脚,李娟猛蹬几下,可是女仆的手像钢爪一样,把李娟的脚牢牢抓住,
无法挣脱。女仆突然抓着李娟的脚往旁边一掰,李娟两脚就大大张开,女仆向后
迅速躺下,接着右脚向上一蹬,锥子般的鞋跟正中李娟两腿中间的位置。

  李娟被女仆这一脚蹬得飞出几米,啪的一下摔在地上,这一脚重创了李娟的
下阴要害,强烈的剧痛立刻传遍了全身,痛得李娟满地打滚,不断地捶打着地板,
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嘴里发出阵阵低沉的哀嚎。女仆过来,一脚踩住李娟的胸
部,让她动不了。

  这时钰彤站起来了,她怒气冲冲,走过来高高抬起高跟鞋,往下狠狠一跺,
有意地用尖尖的鞋跟跺在李娟裤裆里,痛得李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钰彤仍旧
不满足,她忽然用膝盖猛跪在李娟两腿中间,李娟这次痛得无法用言语形容,嘴
里发出一阵嘶哑的惨叫,嘴里不住地求饶。

  但是被将军逃脱了,钰彤把怒气都发泄在李娟身上,她站起来,用高跟鞋猛
踢李娟的头部胸部肚子和阴部,直到李娟口鼻出血,痛晕过去,才命令手下把李
娟关了起来,以后再处置。


上一篇:誘母 下一篇:屬於表弟的媽媽